埃塞儿童供餐

筹款目标
4748.1 已筹金额
191 捐款人次
50元 100元 300元

跨越种族和国界的关怀只有5元的距离


在东非高原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市,有超过3万名小学生吃不饱饭,平均每所公立学校有约200名学生没有任何食物可吃。这些贫困学生大部分是单亲家庭儿童、孤残儿童、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还有是因家庭贫困,父母无法抚养而被迫流落街头的儿童。

1.jpg 

你想像不到的贫穷

 

Demeke Fentaw(男)今年8岁,就读小学1年级。他的家就在学校旁边的贫民窟。几张长凳,没有床铺,Demeke双目失明的父亲就躺在地上,铺着一块破旧织物作床。但就是这样破旧的房屋也是和人共享的。在这个贫民窟里,所有家庭几乎都不会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他们需要和其它家庭分享狭小阴暗的棚屋以减少房租。他的家庭从北部更加贫瘠的Lalibela迁到亚的斯亚贝巴,除了盲人父亲外,他还有个母亲和三个兄弟姐妹,其中最小的孩子还没有上学。他的家庭主要靠乞讨为生,每天能否吃上饭全靠运气。

 

他们也有人生需要渐次展开,他们也有梦想,想要实现塞拉维特·特德茜是亚的斯亚贝巴市Tinsaie Brihan小学4年级学生,今年10岁,是一名孤儿,和弟弟一起寄住在婶婶家。在埃塞,这样寄住在亲戚家的孤儿不少,他们通常都要帮家里干很多家务。而塞拉维特·特德茜的婶婶也不富裕,没有丈夫,自己是个小时工,工作收入不稳定,家里除了寄养的姐弟,还有自己的女儿要抚养。塞拉维特·特德茜姐弟平时在家一天吃一顿简单的。

 

但是这个女孩在短短几分钟的访问里,让所有人见到了她的乐观开朗。虽然她的校服已经破了好几个窟窿,但她礼貌大方地回答问题,还展示手臂上自己画的“妈妈的爱”彩色图案给大家看。当说到未来梦想,她也毫不自卑,她喜欢跳舞,想成为舞蹈演员;但同时也想成为医生,照顾好弟弟。塞拉维特·特德茜的弟弟也在Tinsaye Brihan小学上学。他俩成为项目受益学生后,每天可以在学校吃到早午餐,给婶婶减轻了很多负担,女孩对未来充满信心,从她自信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

 

2.jpg 

 

可能有人会问,中国国内也有那么多贫困儿童,为什么要去援助非洲呢?

 

20151月,由项目发起方组成的调研团赴埃塞开展了项目调研,发现埃塞对学校供餐项目的需求巨大。中国国内虽然这样的贫困群体也有很多,但受关注程度与援助机构也相对较多。而到目前为止,亚的斯亚贝巴市的公立学校在供餐方面却没有得到过任何系统的支持,零散资助也只能供给两三千名学生午餐,且不持续。

 

过去我们是受援国,接受过来自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各种国际组织的捐赠与援助,而今天,我们也开始有条件采取行动,承担起我们对国际社会的责任。我们希望加强中国与埃塞的民间交往,加深中埃两国人民的友谊,打造民间帮助民间新模式,同时在埃塞和国际社会传播中国的正面形象。


3.jpg


项目概况

 

1、项目内容:连续5年向亚的斯亚贝巴36所公立学校2000名学生供应免费早、午餐

2、捐助标准:5//

其中,4.5元直接援助埃塞饥饿儿童,0.5元为项目执行费。

3、项目启动日:2015526

4、联合执行单位:

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 —— 2004年在无锡注册成立的公募基金会

中国扶贫基金会 —— 1989年在北京注册成立的国家级公募基金会

500 (1).jpg

 

项目实施

 

1、当地执行机构:“母性之本”慈善组织


2014年由亚的斯亚贝巴市的中小学女教师联合成立的一家民间慈善组织,每所小学有5位教师作为该机构志愿者,协助完成项目的日常管理。2015年在供餐项目的支持下已成立8人的全职管理团队,并有固定办公地点。

 

2、供餐方:母亲团


母亲团由受益学生的母亲组成,“母性之本”慈善组织对母亲团进行培训,并签订合同。


3、日常供餐监督:


校长和母性之本在每个学校的教师志愿者监督每天的供餐情况。校长每二周签署结账单,母亲团凭此向母性之本慈善组织结账。


我们援助的小学生都非常贫困,且很多来自单亲家庭,有些是因为父母离异,也有很多是因为父亲去世。单亲妈妈带着23个孩子艰难度日,由于非洲妇女文化程度普遍不高,有些单亲妈妈们能靠洗衣服、卖英吉拉或做女佣挣取一些微薄的薪水,而更多时候,她们需要上街乞讨挣取全家人的生活费。还有很多学生是孤儿,有些是艾滋病儿童,有些则来自艾滋病家庭。即使这样,每个孩子也有自己的梦想,在诉说这些梦想的时候他们的眼里都有光。尽管生活艰难,但你总能看到他们脸上大大的微笑。希望我们的微笑儿童项目,能使他们的梦想离他们更近。这群可爱的孩子需要我们的帮助,也值得我们去帮助,感恩每一位帮助他们的爱心人士!